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千里马--望子成龙 留学移民 专长升学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回复: 0

惊 蛰_0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4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4093
发表于 2019-8-14 04:16: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惊 蛰
      
   
    惊 蛰
      
    八九年惊蛰节令刚到,春天的气息就明显地凸现出来.
    我去S医院找弟弟和弟媳,弟先走一步,给弟媳送饭.弟媳是S医院的护士.
    骑在自行车上的我,内心虽然仍怀有对冬天隐隐的恐惧,这时也沉醉在今天的景色里.
    天_____海水般澄碧,残阳余辉在青青远山也收敛成一抹彤红.
    空气_____水质般流动,明净得如丝绸一样滑嫩.
    道路_____箭一般笔直,深深地插向远方……
    陶醉还是陶醉____毕竟,年青的我对生活仍充满希望和阳光.
    坎坷_____小小的坎坷,我四仰八叉地跌到在地.为什么?只不过一个小坎坷,一个小事件,生活会突变颜色.而且,还这样触目惊心.
    猛然间,四周一片黑暗,乌云海啸般在天空中翻滚,闪电和轰雷肆虐敲打着大地.我懵了.磁磁的带着火花的闪电,狠狠地砸在我身边的自行车上,眼看着它变红变软地融化.这突如其来的变化,除了揪心的痛苦外,竟然还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为什么?因为融化的自行车竟燃凝固变成一匹黑骏野马狂躁不宁.这时,也顾不上疼痛,抓住马鬃跃上马.我明白,暴风雨即将来临,得快跑.
    野马可不容易驯服,由于生活能力的低下,如何驾驭这超越我境界的工具.没俩下我跌到在地,野马扔下我跑了.这里,我真要诅咒从小接受的正统呆板教育,是否为把我们变成呆板的机器,给予我们空洞无物的世界观,以即高伸莫测的科学理论.人性早给抹杀殆净.还能说什么呢!
    痛苦!天空下起暴雨.
    伤心!暴雨竟是腥臭的黑酸雨.
    豆大的雨点腐蚀着我的衣裤,只一会儿,光秃秃的身躯就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现实的生活,我还能找片遮羞布吗?严重的还在后面.
    纯洁肌肤就这样一点一点被腐蚀,血淋淋剩下骨肉,头发的脱落;头盖骨的软化,竟象婴儿一般可摸到脉搏的跳动.
    悲哀地赶路,道路是如此的嶇崎难行.
    到医院门口,门口放着俩排鲜艳夺目的花圈.哈!医院也有变化,惊异中还有点兴奋.太中科获品牌影响力"好了,原来以为变化的只有我一个人,现在可是整个医院甚至整个国家以即整个世界.
    暴风雨来了,我还有其他人能过得了这个坎吗?即使拥有变异的身躯.
    到医技楼前,透过惨白灯光的窗口,每个房间都放着棺木,死气沉沉的医院竟没见一个活人.粟然间,我的愤怒.迷惘.无奈都消逝无踪,心中充满恐惧.我赶忙奔向S医院的戒毒所.
    科室里死气沉沉,我看见弟弟与弟媳交头接耳.没有什么变化,一切不过是我的幻象罢.唯一的变化是,一向以美好的容貌和身段自许的弟媳,竟然也和我一般的难堪.弟弟倒是从头到尾披挂上一套苯重的胄甲.
    “你看,我猜对了吧.”弟媳神秘地说.
    “什么事猜对了?”我问.
    弟弟起身回答:”艳梅猜来人是你.”他停顿下又说:”你的心事,她可清楚.”
    我殃殃不乐地望了一眼眼角挂满泪花的弟媳,不相信我的变异她能猜测,问道:”你怎么猜出来人是我?”
    “你这样焦虑慌张的步伐,不是每个人都有.”说完,眨了一下饱含泪花的眼.
    刺痛______为什么才建立的一点自信,被她一句话就敲碎.
    我不习惯地抬头对弟弟说:”你长高了.”治疗白癜风最好偏方"
    “我没长高,你变矮了.”弟弟有一些得意.我明白他的意思,他有重重的胄甲,而我呢,却赤身.在现实中毫无抵抗能力.可是,这付胄甲真能抵抗现实突变的打击吗?愚昧的人们,当你们都变成一具社会的行尸走肉时,还在沾沾自喜.你们的活力被生存的压力掏空;你们的人性被社会法制道德扼杀殆尽时,也还要沾沾自喜吗?
    “那边是一些吸毒犯,你不是想和他们交流吗?”弟弟打断我思潮.
    吸毒犯___________我们不是每时每刻都在吸着各式各样的毒品而不自知吗!
    深邃的朝向地心的走廊望不到尽头,走廊倆侧的洞穴露出些灯光.我诧异这些”吸毒犯”竟然还停留在穴居时代.难道他们迫于环境为寻求保护而住进洞穴.
    怀着强烈的好奇心,我走过洞穴,所有的洞穴有口无门,各式各样的男女在洞穴里嘻戏玩耍,惊异____________________这便是所谓的”吸毒犯”吗?我边走边思考.
    在一个洞穴门口我站住了,我脸红______里面有一个美人.迷人的细腰和隐隐约约的沟壑;木瓜似的乌黑更衬托出她肌肤的白嫩.她见我进屋,丝毫没被我的变异惊吓,她停下手中的编织望着我.
    “我想和你聊一聊.”我呐呐的说.
    “来戒毒吗?”美人嗓音甜美.
    “啊!不是,我来看朋友.”
    “可惜!”
    手足无措的我,早已说不出话.
    “吃苹果吗?”她妩媚的笑容令我心慌,心里告诫自己她可是个”吸毒犯”,可身体某部份却迅速崛起.
    “妈妈!”地上传来一个声音.我吓一跳,低头看时是个枯瘦的小孩子.在他身上我看出一些变异的痕迹,只是他有点不同,有一双凶狠的眼睛.在他的注视下,我浑身不自在.
    美人察觉我的不适,说道:”孩子们非常可怜,他们刚出生便注定了彼此之间的不公平;受着各式各样的污染:小小年纪便接受变异的苦痛;以至他们延展出恶的本性,反而远离了善良.”
    我假惺惺地回答:”他们是可怜.”这时候的感觉,反而觉得还不如一个孩子.他们还有恶的本性,而我呢____自怜自卑外,还让白癜风患者感受中科魅力"有什么!
    话音才落,孩子猛烈跳起,露出森森白牙,狠狠咬我一口.尖锐的痛苦让我犬叫出声,手臂上的血洞,立刻血流不止.
    望着没有皮肤的身体,痛苦中隐藏着快乐,流吧!流吧!让这脆弱的肉体和灵魂都随着血液的流失而飘然而逝吧.恍惚间,我呆滞地看着美人严厉訢斥着孩子.为什么要訢斥小孩子,他做错什么?模糊中我见到了母亲.
    美人握住乌黑丰满的,乳汁洒在我的伤口____身体____甚至于嘴巴里,接着又顺口流进心里.
    奇迹般地乳汁带走我烦躁的欲望,自卑自怜的情绪也给洗涤干净.令我吃惊的是身体正在生长的壳.它既不同原来的柔弱皮肤,也不同弟弟的胄甲,它轻薄坚韧,即使是身体难以适应,最终还是成为生命的一部分.
    带着虔诚的心望着母亲.
    “孩子们是要给予爱的,只有爱的力量和正确引导才能让他们健康成长.”
    含着泪水告别了母亲,孩子们的天性和母性的爱,让我在迷惘中振奋,心象生出翅膀!在艰难的变异中,我找到自信与力量的源泉.
    “要出去吗,外面还下着雨!”弟弟好奇地问.
    “暴风雨没关系,外面的世界很精采.”
    到医院门口,黑骏马竟然在那北京治疗白癜风到什么医院好"里狂暴不息,那不是我的本性吗!我既然有驾驭它的能力,什么样的暴风雨能令我顾虑和恐惧.我驰马远去!
    我没忘,这天是”惊蛰”万物复苏的日子______________
      
      
      
      
      
      
      
      
      
    2005.5.20凌晨改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bbs.QanLiMa.COM

GMT+8, 2019-12-7 09:00 , Processed in 0.517289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