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千里马--望子成龙 留学移民 专长升学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回复: 0

思念蓦然决堤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5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53152
发表于 2019-8-14 08:13: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思念蓦然决堤
  

  思念蓦然决堤

  ——商善若

  

  

  每回坐车,商善若都会坐在后排靠窗的位置,因为这样能看外面世界向后退,他认为这样很适合思考。他总爱自己独自坐车,独自听音乐,独自思考。在商善若的思想里,这样子是暂时脱离烦恼的好办法。

    

  商善若是个怀旧的男孩,也总喜欢细细想以前的事,喜欢说当初,喜欢想如果。这回坐上公交,要坐一个小时的,商善若仍是托着下巴,自顾自望着车窗外的人,当风景看。而一上车就戴上的耳机里,淡淡的音乐缓缓流过,让他又浑然忘记了时间。

    

    

    

  The.1 <茕茕白兔,东走西顾>

    

    

    

  北京的春季犹如南方的冬季,而风雪依然没有完全【芬芳五月·爱在母亲节】——请大声说出你对妈妈爱的告白!消停,特别是这风,能将人的不屈打磨透彻,难以反抗。

    

  这夜里的冷风更是冻到了骨子里,不管商善若如何蜷缩也全然无用。

    

  他在这北京也只待十天,但就在这第九天,当初一起来的九个人却只剩下了两个。即使这夜星星照亮着,商善若依然不能感到温暖宽厚地给予。畏畏缩缩,惧怕寒冷,商善若将衣服紧紧拉起,下巴也缩回衣领里面去,挂上耳机,商善若靠着车窗,看着。

    

  车顶掩盖了天空,商善若送走了一拨人,一个人坐。剩下的两个人,亲亲我我地靠在一起,互相取暖,说着悄悄话。或许这旖旎的氛围里,空旷的车厢和轻音乐是商善若自嘲的源头。耳机里放着的歌词:“与你若只如初见,何须感伤离别……”商善若想让自己睡着了,但车窗的缝隙偶尔挤进来的几缕风丝钻进鼻孔和眼睛里,冻的他一哆嗦,眼睛里不自觉地流出泪来。

    

  商善若暗叹一声,拿出手机,打出一行信息,有即刻保存起来。他的手机早已没了花费,只有剩下的听歌,能缓解这旅程。此时此刻,他感受不到了北京浓烈的文化氛围,感受不到了北京曾经仅有的温暖,感受不到了初来时心里的雀跃。

    

  商善若想起远方熟悉的样貌,只是怎么样也回忆不起她的笑声了。询问一下为什么小孩脸上会有白斑灰色的屏幕,只有耀眼的光芒在上面反射来,反射成幽幽蓝光,冰凉冰凉。

    

  很想回去了,耳机里一连串提琴音,换了曲子,《Tears》。

    

    

    

  The.2 <独身行万里,忆起乡月圆>

    

    

    

    

    

  商善若此来十天,是来北京考试的。

    

  他听着北京的种种美好的地方,心笙摇动下,不顾家里的劝阻,一意孤行地跟着一帮子是兄弟姐妹来到北京。来参加即将开始的专业考试。

    

  第一天,商善若打理好住处,便和众人凑一起往各个大学的考场报名处赶。却又被一张张牌子给唬回来了。

    

  第二天,商善若在一个学校报了名,自信满满地回去了。

    

  第三天……

    

  第七天,商善若从考场里出来,几个没参加这场考试的朋友围上来,问他的消息。商善若苦笑了一声,摆摆手,说:“走吧,走吧,还得等了才知道呢。”众人看了,心里也明白过来,都默不作声,往回走,很是沉闷。便是昨日,几人欢喜几人哀叹,这次,也许是都要折在这地儿了。

    

  几个人来到几天里一直光顾的饭店,店伙计是个胖子,兰州人,很是热情。见着熟客来来,立刻堆起脸上的笑,提着个大瓷壶过来,给众人满上茶,探嘴问道:“几位,今天考试去了?”商善若尝了口茶水,烫嘴,吐吐舌,才回答他:“是啊。”

    

  “那,考的定是不错吧?”胖子放下壶,扯来一条椅子,靠着众人坐下。

    

  “嗯?还不知道呢,总得等着学校登出榜来才知道的吧。”

    

  “呵呵,您说的可忒没底气了,我瞧您定能考上的。”

    

  商善若看着胖子的笑脸,抿了口茶,说:“承你吉言了。”

    

  胖子似是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嘿嘿一笑,自个儿也喝口水,跟我们说:“我瞧着你们呐,都是些有白癜风是不是后天得的遗传病文化的人。也不像我,就不爱学习,当年小学都没读完,就跟着我舅舅出来了,现在就是没文化,呵呵,还好多字看不懂呢。”话落,胖子从口袋里掏出一本新华字典,小本的。

    

  众人有些惊奇地看着他,胖子说:“我不像你们,还能出来学个专业,我只能随身带个字典,有空看看就成。这字典还是我从老家带来的,看着它,就像我看到了老家,便又有力了一样,呵呵。”

    

  ……

    

  众人吃完了饭,回了旅馆。原本和商善若一间房的人这个晚上就回了湖南去,剩下商善若一个人,百无聊赖地躺在床上。窗子下面就是大街,但车不多,偶尔过了一辆车,也是很快地过去,显出很深的寂静来。

    

  商善若看着这窗外,虽然外边天那么冷,风也刮得树枝直晃动,但也都挡不住月光的倾斜。他一个人,呆呆地看着月亮,似乎陈聪月亮里看到了什么。

    

  一直以来,他都以为学着专业只是为了升学。但,现在,他突然明白过来,专业只是他逃出家乡的借口。此时,商善若想起家乡的每一点回忆,在北京,似乎也找到了,却找不到这种感觉。

    

  想起家乡,商善若一个人回想着,时笑时沉思着。月亮也越升起,越圆了。

    

    

    

  The.3 <人生若只如初见>

    

    

    

  寂寞的时候,商善若想飞翔。俯视着众生,幻想因高傲而忘记孤单的时刻。但最高傲的王者,也是最无助的人。因为他立于天空,又有谁敢凌驾于王者之上,甚至或与之比肩呢?

    

  越成长,越是孤单的。渐渐长大,心灵会被染成不同的颜色,而异样的颜色,始终会被区别开的。越到后头,颜色越深,分歧越大。

    

  原本一起到北京来的人,都是当时一起学习过的。大家一起欢笑,一起游戏,一起学习,一起成长。

    

  “别哭了,只是一次考试而已啊。”商善若劝一个被刷下来的同伴。

    

  女孩总是这么脆弱,经不起折腾啊。商善若送了这个女生回去旅馆,和一个同伴一起依靠在一座天桥上,看脚下车水马龙,奔腾不息。

    

  “唉。”同伴叹了口气。

    

  商善若侧过身体,问他:“你叹什么气?”

    

  同伴摇摇头,指着下面过往的车辆,说:“我们终究会回去,这样的场面还能见到吗?我们终要分散,我还能回到这样的地方吗?”

    

  商善若笑笑,也看着下面,沉默不语。

    

  同伴又说着:“你说,我们跑这里来,是不是不该?”

    

  “我们来这里,虽然如同专来经历失败的,但我不后悔。”商善若似是自言自语地说道。

    

  “是呢,你总是这样的。”

    

  “你错了,我总是看惯了这样的风景。许多事情,习惯了,便觉得厌倦了。我看了太多的泪水,这样的事情,如何打动我?”

    

  同伴肩膀晃了晃,抬起头,努力克制住自己的颤抖。

    

  “我们都越来越看不懂你了。”

    

  商善若无奈地扯了扯嘴角,自嘲地道:“我又何尝不是这样的呢?大家,似乎都陌生了。”

    

  “悲剧。”

    

  第二天,大家都离开了北京。只剩下我,和两个不得不留下的人。送别他们上火车的时候,风冷冷的,将我的下巴吹进我的衣领中。

    

  “当年大家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对你感觉最好的。”同伴昨夜临睡前对商善若说的。

    

  商善若把脸埋进围巾里,轻轻说:

    

  “再见。”

    

  火车呼啸向南。

    

    

    

  当只一个人时,挚友分散,至亲离别。

    

  还要飞翔吗?

    

    

    

    

    

  公交车停下,商善若拔下耳机。

    

  那些过往的回忆也就此戛然而止。外面飘起冷风,天色黯淡,一如从前北京的傍晚。天空还淅淅沥沥地在下雨,商善若撑起伞,走向雨幕里。

    

  这雨撒湿了大理石的石板地面,如决堤的思念浇灌着心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bbs.QanLiMa.COM

GMT+8, 2019-12-13 16:50 , Processed in 0.634307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