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千里马--望子成龙 留学移民 专长升学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回复: 0

和谁结婚_0

[复制链接]

6502

主题

6502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9690
发表于 2019-9-11 20:48: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和谁结婚
      
   
    妍诗(后面就简写为YS)是一个年轻又美貌的女子,又博学多才,外表看起来文儒秀雅,而又从举手投足间暴露一股让人着迷的气韵,如此以来这个女人就让人从她的外表无法确知她的本质应该算做人还是妖,要知道妖是常会无意间甚至是潜意识里迷惑人心,以假乱真,由此会让人联想到狐狸类的什么动物,应该不是,因为她的骨子里分明是正派,也许她自己也在挣扎还是等待报应。
    天气微晴,是周末,YS躺在床上静静的回想以前发生过的事情,她不知为何非常怀念大学里的几段恋曲,那些纯真而美好又近乎无知的初恋。“如果能和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位永结同心,一起偕老倒不错,毕竟惜缘念旧也是有一定情理。”于是她便打算去寻找他们,看看他们的情况,而如今都已走出校门两个年头了,感觉心里总有种隔膜,现在的网络业红火得一发不可收拾。她从网上找到了他们,但总是难以启齿去询问什么,从他们的一些资料上她感觉还是单身,结婚应该是都还没有,他们为何不找她联系,在QQ上上线的时候竟然一个主动与她说话的都没有,“难道他们如此冷血,都把她给忘记了?”好不容易一个男生主动和她打招呼,那个男生却不在他的初恋男友们之列,不过以前也追求过她。连续几天上网时她都瞅着QQ上他们的头像发呆,“难道他们都对我死了心了?为何连关心我的都没有呢?这也太让人心里不是滋味了。”她从此接连几天工作神情恍惚,心不在焉。
    很快又到周末了,好一个晴朗的三月的早晨,她多想多睡一会儿,可是她依然不愿意把时间浪费在睡懒觉上,在半睡半醒中她忽然觉得浑身都痒,她睁开双眼,扑腾地坐起身,掀掉被褥,天那,她的身上满是蚊虫咬了样子的红包,竟然连手掌脚掌上也满是,当然除了睡衣覆盖的地方是看不到,这下把YS惊吓得差点儿抽过去,还好没有大声嚷嚷,更可怕的是那些疙瘩是奇痒难忍,她忍住了,没有去挠,她正想下床发现双腿是软的,仿佛是中了谁的化骨绵掌,她怀疑自己是在梦中,但是那种痒是千真万确的。她坐在床边一动不动,顿时是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知觉,她差点儿崩溃了,还好她能记得他在痛苦时能念着诗或者哼着小调,想办法?看来这次她只能等待下一步的梦魇。实在是想不明白,她那白皙的双腿,而今。。。她看到红点开始发黑,然后出现什么,那是溃疡,溃疡在全身蔓延,上帝啊,救救YS!!她闭上双眼感觉自己慢慢飘了起来,床边和地上只剩下一滩黑水,“我死了,这下可以了,我可以去找他们了,我的初恋难友们,我可以天天看到他们,不行,他们有一天一定会结婚的,那让我看到了我还会离去。我还能再活过来吗?我的家人还不知道这件事!”
    第二白癜风患者图片5天,她发现报纸上的头条新闻,“女主持人被暗杀,抛尸河中,凶手下落不明,案件正在调查中,沿河周围未发现作案痕迹,古怪的是女主持卧室有冲好的咖啡洒了床上,地下也有一片,但不见杯子。”
    “我竟然死得那么丑又那么惨。”她真相哭泣,但是还是忍住了。她在城市上空飘了起来,去寻找她的情人们。
    “她?哼,走吧,你这个忘恩负义,喜新厌旧的女人。”她飘到了她的第一个男朋友那儿,听见他自言自语,不过那个男人说完却偷偷地抹了一下眼角。“不是吧,他这么认为,我那时是那么喜欢他,我们在一起时却是经常吵架。是我先离开他的吧,好象又不是的。”YS心里琢磨着,“还是去L君那里看看吧。
避免过劳危机发生有何办法    “她死了?我不是在做梦吧,也好,免得我和D君以后做不成朋友了,女人嘛,多得是。”她飘到她的第三个男朋友那,听见他和他身边的一个女人说,“不过,其实她是个不错的女孩,只是做事情缺乏分寸,我好象并不喜欢她。”她身边的那个女人开口道,“那你家里的那张女明星像,就是你说和她有许多分神似的那张,贴你书房干吗?”“看来他还是有一点喜欢我的,不是吗?”YS寻思着,有些伤感地飘离开这第三个男人这里。
    “YS?你说我这记性,她死了?哎,真是怪可惜的,还那么年轻,这凶手也太可恶了,弄不好还可能是先奸后杀,太不幸了,不过像这么个污浊的世界,或许早点死去会是个解脱。我还真得去给她送行了。”她的第二个男友看着那则新闻报道嘴里嘀咕着,倒也全被她听见了,“还好,她生前是个挺善良的女孩子,想必是去了天上做神仙了。想着还曾和她一起牵着手逛商场和公园。只愿警方快点查明凶手为YS申冤啊。”“不愧是做医生的,起码还挺有良心,不过他的世界观怎么如此消极呢!”YS心想。那第四个她就不打算去了,她的心已经受够了这一切,为她的不明不白的死,还有以前的无法专一的爱情。一滴眼泪从眼角垂落,吃安利可以治疗白癫风吗滴到了F君的文件上,象是一滴灰黑的咖啡,F君环顾了四周没有发现什么,就用纸几擦掉不知哪儿滴下来的什么东西,心中唏嘘不已。
    她该去哪儿呀?!她在等待最后的审判,她不能总这么飘着没人告诉她该去哪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bbs.QanLiMa.COM

GMT+8, 2019-10-22 20:22 , Processed in 0.770646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