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千里马--望子成龙 留学移民 专长升学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回复: 0

在记忆里永恒 iuukqgnh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5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53024
发表于 2019-10-9 22:16: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花谢了,有再开的时候;柳枯了,有再萌芽的时候;而我,而我们,离别了,就结束了。   

     

  什么也不剩。   

  1.初遇   

  第一次见到杜宇的时候,我想到了杜鹃。在我记忆中杜鹃是一种悲剧的鸟,他背负着亡国的痛苦,他也是痛苦的。而眼前的这个人,也让我感到一种压抑,一种莫名的压抑。   

     

  杜宇转来我们班的时候,我正在安静地趴在桌子上休息。那天上午下着蒙蒙的雨,我听了黄老班2节课,实在撑不住了。于是在课间的时候,我就磕了,趴在课桌上,像一只冬眠的兔子。   

     
小小鼻儿爱出血
  杜宇啥时坐在我后面我也不清楚,只知道然后上数学课时,我去办公室拿数学卷子,走过他身边,我一愣,这人我咋不认识?难道我睡了一觉就穿越了?我下意识地看看其他人,确定没走错教室后,才匆匆忙忙地离开。   

     

  我看杜宇的时候,他笑了笑,但我并没有感到友好,他的笑容让我感到他在说:“你很没自信啊!”   

     

  说实话,在我生活中,除了学习就没什么能使我感兴趣了。在别人看来,初中是情窦初开的年龄,在我看来,初中代表了努力后就可以去上县城里最好的高中——我极其向往的地方,就没有其他了。   

     

  下午,雨还是没有停。南方经常这样,雨连绵不绝。不过,我很喜欢这种天气,它让我感到安静。我讨厌喧闹的生活,因为喧闹后安静下来的我,会感到莫名的“空虚”。不,不是空虚,这个年龄,不能说是空虚。   

     

  我正看着雨发呆时,同桌林曦凑在我耳边小声说:“夏薇,你觉得杜宇帅不帅?”   

     

  “啥?”我一时没反应过来,“杜宇?……他是?”   

     

  “笨哪?你真的是除了学习啥都不管了?真是……”她小心地转身指了指我后座的新同学,“他呀……”,然后,她又继续问,“你觉得他帅不帅?”   

     

  我转头看了看杜宇,然后点了点头。接着,我说了句让林曦眼珠子掉下来的话:“我觉得他比我漂亮……”   

     

  的确,杜宇长得很秀气。白皙的皮肤,精致的脸蛋,还有眼睛也很漂亮。就和我平时看的小说中的男主角一样。除了这些我再也想不到其他来形容他。大概在那时我的心中,爱情都应该要像琼瑶小说中的一样,那么,男主也应该是。尽管那时琼瑶八辈子就不流行了,但我还是看。不是喜欢,而是没事就看苦情剧看的。想想,我真是看了不少苦情剧呢?比如《木棉花的春天》《婉君》《情深深雨蒙蒙》《半生缘》《哑巴新娘》《宁为女人》《换子成龙》……不全是琼瑶的,也有其他的。和同学说这些时,他们除了笑还是笑。因为在他们看来,看这些,   

  无疑是妇女才干的事。不过,管他呢,我一直都自恃清高,觉得自己与他人不同,这一项吧,也证明了我与众不同……   

     

  现在的我在初三,考试已经是家常便饭。每次考完试,筋疲力竭的我就只会趴着睡会,以慰劳我受伤的身心。   

     

  这次数学成绩公布下来时,我正在写作业。突然,杜宇出现在我面前,他看了看我的卷子,似乎很惊讶,“你成绩这么好啊……”   

     

  我承认,那一刻,我有一种想跳起来冲着他大喊:“姐姐我是数学课代表,成绩从来不会低于全校20名,数学拿过全校第一,作文经常获奖……你他妈能不能讲话之前三思啊!!!……”但我一直都安静并且保持低调,所以装作不好意思朝他笑了笑。然后“好心”地问,“你考得怎么样?”   

     

  我本以为他会挠着头笑笑,“不怎么样,和你比的话。”然而事实是他晃着卷子,仿佛快要蹦起来,“我只比你少4分,第四名哦!”   

     

  我快要疯掉,妈的,姐我第一都没说话,你他妈第四嘚瑟个啥?可我毕竟是个淑女,教养一直很好,所以我笑了笑,“恭喜……”   

     

  “没啥可恭喜的,到哥比你考得好时再恭喜,知道不?……”他拍了拍我的肩膀。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不知所措地低下头,似乎他下次就会超过我,而我……   

     

  看见我一脸深沉的样子,他笑得更开心了,然后停下来说:“你很没自信唉!”   

     

  “有病……”我嘟嚷着,然后趴在桌子上想睡一会儿。他自讨没趣,我歪着头从眼角余光里看见他笑了笑,然后晃晃悠悠地走了。走的时候还不忘说,“妹妹,好好睡啊!”   

     

  从那以后,他经常拿着题目跑过来问我:“妹妹,这道题则怎么做?”一般的,我会说声“治疗皮肤白癜风医院论述药物的注意事项你咋那么笨?”然后拿着笔给他演算。而每次题做完了他就会说,“其实我会做,我只是试探你一下,你也会做?”   

     
南昌白癜风专科医院在哪里
     

  他这话明耳人都知道这石家庄最好的白癜风医院只是开玩笑,而偏偏我就不是会开玩笑的人。终于有一次,在我辛辛苦苦算完那些恶心的题而杜宇又一副死皮赖脸的样子后,我的小宇宙爆发了,“你有完没完?你自己会你自己去写,别叫我教你,老娘没那闲工夫……”我说这话时声音极大,当时班上有很多人,结果就是全班哄堂大笑,我一直以来安静的淑女形象全毁了。杜宇就站在那笑得直不起腰,“真没想到你骨子里是那种会骂街的泼妇……笑死我了,哈哈哈……”   

     

  我:“……”   

     

  自此以后,我尽量不招惹杜宇,而他还是乐呵呵跑过来问题目,我也尽量不多说一句话,他也不恼,只是说,“妹妹,你咋了?”   

     

  咋了?你丫的明知故问!   

  2.情窦初开   

  隔一星期后是校春季运动会,我作为观众就一直坐在观众席上,百无聊赖时杜宇突然跑过来,他坐在我旁边,有事没事地问着我话,我也没啥的搭着话。突然,他说:“夏薇,你很讨厌我是不是?”   

北京哪治疗皮肤病的白癜风啊
     

  “啊?”我吃了一惊。说实话,我真不讨厌杜宇,甚至觉得他很可爱,只是我特生气那件事。我摇了摇头,说:“没啊,只是那个……”   

     

  我还未说完,杜宇就接过话,“啥?哪个呀?……”他装作一直对得起我的样子很无辜地说。突然,他似乎恍然大悟,“哦哦哦,我想起来了……你是说那个‘泼妇事件’吧……我想起来了,哈哈哈,那个呀……”他笑得极其妖孽,一脸欠抽的样子。那一刻,老娘真想把他治疗白癜风时护理很重要从台阶上踹下去,让他滚一圈爬上来再踹,再滚再踹,再滚再踹……这样都难解老娘心头之恨!   

     

  不过,生气归生气,那一刻,我却是有前所未有的感觉,说不清楚的那种。我明白那是什么。而越看杜宇,越觉得他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bbs.QanLiMa.COM

GMT+8, 2019-10-18 12:32 , Processed in 0.825592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